来自 中国史 2019-11-04 03:5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 中国史 > 正文

万玛才旦的电影都呈现写实的风格,很多人觉得

万玛才旦有些许灰白的头发,眼睛常常微微笑着,外框一副金属边眼镜。他的笑容很文气。 很多人觉得万玛才旦更像个老师,他也确实做过三年小学老师,当过五年公务员。此外,他还是有25年写作经验的作家、14年拍摄经验的导演。 2016年12月9日,他的藏语长片《塔洛》上映。电影改编自他的同名短篇小说。故事里,牧羊人“小辫子”为了办身份证进城拍照,却迷失了自我与身份。 该片曾入围第72届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竞赛单元,获得台湾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奖等十三项国内外大奖。金马评委会颁奖词评价,“《塔洛》聚焦藏人生活景况,以黑白影像粗粝质感勾勒出西藏大地的苍凉,更缩影这一代藏族青年的内心迷惘。” “塔洛”在藏语里是“逃离”的意思。万玛才旦说,“塔洛身上有我的影子。”从青海安多藏区一个小村庄一步步走向北京,走到纽约、威尼斯。他觉得自己骨子里一直在逃离,在文字与影像的穿行间寻找着自己的身份。 图片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塔洛》海报 始终关注自己民族遭遇现代化时的精神困境 万玛才旦的影视创作始于2002年,那年他刚到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一个影视编导班,拍了短片《静静的嘛呢石》。三年后,他把这个故事扩充为自己的首部长片。影片借常年在寺院修行的小喇嘛的敏锐感受,展示人们生活中的微妙变化。之后,他相继拍摄了《寻找智美更登》,组成“故乡三部曲”。 新与旧、藏地传统与现代化发展的冲撞不可谓不激烈——《静静的嘛呢石》里小喇嘛过年回家三天,着迷于家中新添置的电视机和DVD,同时也为村里放的香港枪战片感到震惊,妹妹向他推荐外来的娃哈哈酸奶,风华正茂的哥哥们在打谷场里跳着迪斯科;《寻找智美更登》里演了十几年藏戏的男孩考上大学,不再扮演“智美更登”,村里的藏戏眼看就要传承中断。 “导演的态度是温和的。摩登时代与深远传统,始终处于一种平行并置状态,没有引起激烈冲突。”学者崔卫平曾这样评价“故乡三部曲”。 “万玛的叙事都比较克制,他在平静的叙事下有一个波涛汹涌的内核。其实藏族的家庭和情感是比较内敛含蓄的,万玛用这种镜头语言风格来表现也很合适。”录音师德格才让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说。他是万玛才旦大学的学弟,双方认识十几年,他参与了万玛所有长片的录音工作。 《寻找智美更登》讲述一个剧组寻找饰演智美更登的演员一路发生的故事。他们找到了一个“活着的智美更登”,老人年轻时像智美更登一样,把妻子送给更有需要的人——一个瞎眼鳏夫。影片里老人能奉献一切,但说到协助拍摄又拒绝了,“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们,这个不行。” 《老狗》中,由于城市里养藏獒成风,藏区许多牧民家的狗被偷,养了13年的老狗被儿子卖掉,又被坚持“狗是牧人的好朋友”的老父亲带回。老友的儿子成了为内地老板网罗藏獒的狗贩子,多次劝诱老人卖掉老狗。面对收购者三万块的开价,老人亲自勒死了老狗,以惨烈的决绝维护着传统的尊严。 而《塔洛》最后,信仰坍塌的“小辫子”把点燃的二踢脚攥在了手里。 图片 2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老狗》 崔卫平指出,万玛的片子有一个贯穿始终的主题——今天即使是在遥远的藏区,也面临现代化的到来,如何应对这一状况?“万玛着重关注着自己民族遭遇现代化时的精神困境。” “他总是微笑,但不意味着他没有想法。” 上映那天,万玛才旦在朋友圈发了条状态:《塔洛》今日“限量上映”,听起来有点悲壮,还望大家多多支持。 这是他第五部藏语长片,也是他第一部在全国上映的电影。算上他拍摄的惟一一部汉语电影《喇叭裤飘荡在1983》,万玛才旦一共执导过六部长片。之前的十几年拍摄的作品都没能在全国上映。期间难免会有焦虑吧? 他的朋友,电影学院的郝建、张献民都说,“没看出来,他状态很好”“他不在乎这个,他是个诗人气质的人”。 万玛才旦说,“还好。不能在全国院线放映会有一点可惜,不过现在观众看电影的渠道也很多。” 图片 3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万玛才旦照片1 上映恰逢贺岁档,蒂姆·波顿的《佩小姐的奇幻城堡》、梅尔·吉布森的《血战钢锯岭》、J·K·罗琳的《神奇动物在哪里》,还有大热的新海诚动画《你的名字。》……《塔洛》才亮相便被淹没,上映首日排片前十名里完全见不到踪影。 万玛才旦看得淡然,“《塔洛》能进院线,我就觉得很幸运了。十年前,院线、发行公司都还不会考虑这样的电影,观众也没有那么多。” 作为一个作家,他同时用汉语和藏语写作。崔卫平看过他的汉语小说后先是夸赞,“关于爱情、孤独、死亡,语言干净,意蕴深邃,具备一个好作家的所有条件”,转而又说,“只是看不出来其他的野心”。 他在写作上确实没什么功利心,有了想法就花上一半天的时间写下来,“不在乎能不能发表”。平时会和其他藏语作家打赌,约定今年写几篇,没完成的人请客吃饭。 杨秀措从没见过万玛才旦发火,她14岁出演《静静的嘛呢石》,饰演小喇嘛的妹妹。十年后又主演了《塔洛》中骗走“小辫子”16万的一个理发师。 “他一直是个轻声细语的人。”杨秀措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说。14岁时,她在有自己的戏的时间出去买零食,回来错过有天光的拍摄条件,剧组里好多大人都在吼她,“你去哪儿了?你不知道自己有戏吗?所有人都在等你。” 杨秀措记得特别清楚,“导演就问了我一声,然后说,下次注意啊。” 万玛才旦受藏传佛教中慈悲宽容精神影响很大。《塔洛》杀青,他便放生了影片里的小羊羔。 图片 4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塔洛》拍摄现场 《塔洛》有一个镜头是“小辫子”睡着了,佛像下的酥油灯也将将熄灭。道具组没准备好,每次要拍了,酥油灯不是刚刚点上,就是已经熄灭,重拍几次,酥油灯就没了——工作人员只准备了两三个备用。“我看着都着急,他都不发脾气,还会轻轻地跟准备的人说,快去吧,快去吧。”杨秀措说。 这样一个“好说话”的导演,同时却是个“对细节要求非常严谨的完美主义者”。 德格才让介绍,《寻找智美更登》的前期拍摄非常不顺。按照剧本,应该是个长镜头,完整地把藏戏《智美更登》拍出来。饰演藏戏团团长的老人试戏时表现很好,剧组四五十人围着他正式拍时却很拘谨,怎么也没办法进入状态。万玛才旦坚持了七天,录了142条。 “我跟很多导演合作过,像这个,其他导演可能就把镜头切了,换个景别或者换个调度,也能完成。但万玛会执着地做成最好的样子。” 张献民有一句总结,“他总是微笑,但不意味着他没有想法。” 在急剧变化的时代,人真的能回归故乡吗 上世纪60年代末,万玛才旦出生在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一个小村庄。从小学老师到电影导演,他的几次转折都引起家乡不小的“轰动”。 图片 5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万玛才旦照片2 1987年,万玛做小学老师的第一个月拿了99块钱工资,这算是一个衣食无忧的“铁饭碗”了。他和县教育局签了一个六年的合同,期间不能随意更换工作。做了三年,他就想逃离当时的环境,执意考大学——这是当时改变自己的惟一出路。教育局告诉他,要是高考就要放弃现在的工作,问他“敢不敢写”。他想都没想就说好,拿了一张纸,写下:本人自愿参加高考,承诺如果考不上自动放弃工作。 “当时家人也不理解,大家都在讨论,这个人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万玛才旦回忆。 他如愿进入西北民族大学藏语言文学专业,第一篇小说发表在《西藏文学》后,他成了小有名气的作家。大学毕业后,他“内心极不安分”地在州上劳动人事局做了五年公务员,又辞职考取西北民族大学的文学翻译硕士。临毕业那年,来到北京电影学院进修,成为北电第一个藏族导演。 辛苦“逃离”到北京,万玛才旦的创作却无时无刻不在“回归”。 图片 6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塔洛》剧照1 他还记得自己1991年发表的第一篇小说,名字叫《人与狗》,写一只狗忠诚地护卫着家里的羊与人,因误解死去后,人才有点心痛。“总之比较悲观吧,好像从那时候起,我创作里就喜欢讲一些人性的恶。这种悲观好像与生俱来。”万玛才旦说。 他的家乡面朝黄河,背靠群山。不上课的时候,万玛才旦去山上放羊,天地辽阔,大风呜咽,一个人和一群羊在一起,那种孤独他一直记得。 十二三岁的时候,镇上修水电站,外来的工人建起礼堂,周末在里面放电影。在那里他第一次看到卓别林的《摩登时代》,还有《大闹天宫》《地道战》《小花》等。他为此痴迷,觉得电影是真的,没想过是导演、演员在拍,上一部电影里英勇“牺牲”的人又出现在荧幕上时,他疑惑,“他不是死了吗?” 这些后来都成了他创作的素材,出现在他的小说和电影里。 图片 7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塔洛》剧照2 在北京定居14年后,万玛才旦又想“逃离”北京了,计划回到家乡生活。前两年,他让读小学的儿子休学一年,回到家乡的寺院学校,学了一年藏语。如今,很多在京藏人在家里不怎么会说藏语了。 一别十余载,在一个所有事物都在急剧变化的时代,人真的能回归故乡吗? 以前为了好收成,村庄里都有一位用法力、咒语驱逐冰雹的防雹师,后来人工降雨技术让这些职业逐渐消失。万玛才旦拍了“最后的”系列纪录片,想留下这些民族文化精髓。 “其实也留不下什么,影像本身也是虚假的。”他讲过一个故事,藏地有很多《格萨尔王传》的说唱艺人。他们能够连续唱上几天几夜而不重复。后来,为了抢救这些文化遗产,说唱艺人被请到城市里录制视频,每天对着摄像机说唱,领取工资。慢慢地,艺人们神奇的能力消失了,他们再也不能不知疲倦,滔滔不绝地唱诵。 这些变化,他很清楚,“所以回归更多是地理意义上的回归吧,生活可以简单一些。” 小说集《塔洛》封底有一段出自台湾金马奖颁奖词的话,也许适合描述导演本人,“在心灵的高原上壮游,以为走得那么远,其实仍踌躇传统原生文化与现代文明间,欲离何曾离,云空未必空。”

图片 8

图为万玛才旦 。 来源:中新网

万玛才旦,1969年12月出生于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德县,中国内地导演、编剧、制作人,也是当前最具知名度和影响力的藏族电影导演之一。

从《静静地嘛呢石》到《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的电影都呈现写实的风格,但其新作《撞死了一只羊》,融入大量的回忆和梦境,更接近于其魔幻主义写作风格。万玛才旦以跨文化的身份通过电影作品回望他的家乡和家乡的人。

《静静的嘛呢石》

《静静的嘛呢石》,获第9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和最佳导演和第10届釜山国际电影节新浪潮奖提名,是万玛才旦的长片处女作,实景拍摄,纯正的藏语对白。电影讲述了一个身处偏远小寺庙却对新兴事物充满好奇心的年轻僧人大年三十回家过年,又从村落回到寺庙的故事。世俗生活与宗教生活之间,本土文化与外来文化之间,年轻僧人既感新奇又感迷惑。作为第一部反映藏族当代现实生活的故事影片,没有刻意的修饰,平淡之中有些或喜或悲的小情绪。

图片 9

图为《寻找智美更登》剧照。 来源:新京报

《寻找智美更登》

《寻找智美更登》,获第1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评委会大奖和第7届曼谷国际电影节金吉纳利评委会大奖。《智美更登》是八大藏戏之一。王子智美更登一出生就念出六字真言,长大后突生布施之心,先后将财物、镇国之宝,甚至三个儿子和妃子曼达桑姆都给了有求于他的人。荒山修行12年后,孑然一身的智美更登剜出自己的双目,施舍给了失明的婆罗门。而电影《寻找智美更登》讲述了一个导演去藏族聚居地区寻找扮演智美更登演员的故事。

“这是一部关于‘寻找’的电影,寻找的不仅是爱情,还有很多东西。”万玛才旦所说的“很多东西”,包括智美更登身上的慈悲、宽容和爱,也包括藏戏艺术。

上海国际电影节给《寻找智美更登》的颁奖词是:“这是一部手法大胆的电影,带给观众一次难得的体验,让我们静下心来沉思,影片展现了导演独特的风格,同时充满了人情味。”

图片 10

图为《塔洛》剧照。 来源:北京青年报

《塔洛》

《塔洛》,获第52届台北金马影展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奖。《塔洛》改编自万玛才旦的同名短篇小说,运用黑白影像和独特并大胆的拍摄手法,讲述了一段在“寻找”身份的过程中,“迷失”了身份的故事。塔洛是一个替人放羊的牧羊人,有着超乎常人的记忆力,在去县城办理身份证的路途中,邂逅了女孩杨措,在种种暗示下,塔洛义无反顾地投奔向自己的爱情,然而两人迥异的价值观,虚无缥缈的感情基础,最终导致了塔洛旧日世界的坍塌。

法国维苏尔亚洲国际电影节的评审给出的评价是:“《塔洛》描绘了一个孤独生命的肖像,他一无所有,即便如此,仍旧是至善至美的生命。”

图片 11

图为《撞死了一只羊》剧照。 来源:新京报

《撞死了一只羊》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的艺术电影《撞死了一只羊》获第75届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单元奖最佳剧本奖,改编自次仁罗布的小说《杀手》及万玛才旦本人创作的同名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讲述了一个关于“救赎”和“放下”的故事。故事发生在海拔5500米的可可西里无人区。影片融合了公路、悬疑等多种元素。

影片中,两个偶遇的人,各自有着放不下的执念,一个无意识地撞死了羊,一个有意识地要找人复仇,他们因为有着同样的姓名“金巴”,似乎产生了某种关联,其中一个人的放下,也救赎了另一个人。同名角色的多重身份,有何意义叫人深思,万玛才旦说:“你可以有很多理解,我不想对这部电影讲述的故事做完全定死的阐述,希望观众能进入并感受我制造的梦,这个梦是开放式的,我希望观众能够得到自己的答案。”

图片 12

图为《撞死了一只羊》剧照。 来源:新京报

从《静静的嘛呢石》开始,万玛才旦将藏族题材电影从符号化逐渐拉回到大众视野,令观众从平视角度更接地气地了解到藏族群众的精神生活。而在此之前,《红河谷》《西藏往事》《可可西里》《冈拉梅朵》《转山》等为代表的“藏族题材电影”早已形成了某种相对固化的审美模式,宗教、风光、民俗等都是最为显著的标签,而摆脱这些标签则成了新的“藏语电影”的努力方向。万玛才旦的《静静的嘛呢石》《寻找智美更登》等影片真正开创了从藏文化自身出发的“内视角”叙事。在这些影片中,并非不表现宗教或民俗,而是它们不再通过刻意突出、放大和强化其文化的差异性来创造文化的震撼感。在“内视角”的藏语电影中,既有着藏文化的自然呈现,又有着人性的普适力量。

万玛才旦不仅是一位出色的藏族电影导演,而且一直不遗余力地培养更多的年轻导演,被称为当代藏族电影人“伯乐”,如导演松太加、拉华加等都曾是万玛才旦团队中的核心成员,2005年,松太加在万玛才旦导演的《静静的嘛呢石》中担任美术师,2007年和2011年又分别在万玛才旦的《寻找智美更登》《老狗》中身兼美术师和摄影师。2015年,拉华加在万玛才旦的《塔洛》中做执行导演。(中国西藏网 综合/盛芳)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万玛才旦的电影都呈现写实的风格,很多人觉得

关键词: